专访恺富资本 · 周轶洋:医疗是保守的行业,太先进的反而会被抵触

零基础学产品,BAT产品总监带,2天线下集训+1年在线课程,全面掌握优秀产品经理必备技能。了解详情

周轶洋接受了《投资人说》的采访,谈到了恺富投资的底层逻辑和医疗行业的门槛。

恺富资本CEO 周轶洋先生

说起医疗投资,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,专业性强。区别于其他领域的投资,医疗相关的投资仍需要遵循医疗行业的特色。

作为一个投入长、风险高的行业,如何规避风险,存活下去显得格外重要。在中国,因为人口多,面临的问题就更复杂。如何长久持续发展,恺富资本的做法是,时刻观测政策,早发现早预防。投资企业,他们看重资质,谁拿证谁就有可能得到快速发展。以下是恺富资本周轶洋的口述。

等热劲过了,再看是不是有价值

我在美国除了学生物医疗工程,还学了Finance,回国之后创业,想做一支基金,医疗为主,高科技为辅。

一开始做五个方向,后来砍到两个方向。我们公司规模小,总共7个人,但我们比较聚焦。

医疗是比较抗周期的,它的需求永远在那儿,生老病死,全都跟医疗有关,它是刚需很强的行业。2012年之前投医疗的人并不多,逐渐热起来,都往这边涌进来,2016年到了一个高峰。

钱是最聪明的,为什么都跑到医疗行业?因为互联网不行了。2002年的时候,有一千万,我绝对会投向互联网,不会投向医疗。为什么?那个时候互联网高速发展,非常可能投到独角兽,有千倍级的回报。

哪个行业跑得快,大量的钱就涌到那边。一旦出现低谷,烧了大量的钱,不赚钱,就清醒过来了,被教育以后会很谨慎。互联网大潮退去以后,竟然还有一个行业每年20%—30%增长,大家开始关注医疗。

现在突然火起来了,项目估值过高,大家都在抢项目,不懂医疗的人突然杀进来,他们缺乏专业性,没有行业资源,对行业也没有足够的理解,完全不知道医疗行业的工具、界限、政策监管,只是拿钱。

我们更喜欢医疗的人做互联网化的东西,而不是互联网的人来做医疗。特别热的时候,我们一个没投,觉得会突然掉下去,这是一个规律,一个行业迅速升温,然后再迅速下降,再慢慢起来,我们在等它掉下来的时机。

医疗技术看的不是先进性,是谁最稳定

像CT、 X光,都是逐步被接受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今天的AI,我看也难。AI这次火,是因为 AlaphaGo把人类打败了,但有几个像DeepMind这样的公司?又有几个能真正了解医疗行业,踏踏实实做的?

我学影像的,对这个比较了解,2005年,就已经有CAD,计算机辅助诊断这类技术,这些都是很好的,但是得有个过程去验证,中国人和美国人基因是不一样的,适用于西方的,适用于东方吗?人命关天的事情,它一定是经过时间的考验,具有稳定性和准确性。

回归理性,技术不是一个门槛,在国内医疗技术永远不是最新的,而是最稳定的。医疗技术需要大量的数据,准确度要在85%以上才能投入使用,它相对比较保守,太先进反而可能会被抵触。

我们算经济账,我们的目标是赚钱,在医疗行业里谁赚钱我们就投谁,这是我们价值投资最基础的,你不赚钱再热我们也只是观望。

我们不太看好AI,这些AI的公司怎么变现?没有医疗证谁敢用?医院敢用吗?消费者敢用吗?除非你三年五年真能坚持,真正能够拿到证。

一个政策就能震荡整个行业

两票制、一致性评价、CGMP认证,这些都是政策,一旦出现改变整个行业格局的,从根本来说是国家在调整。

拿两票制来说,我们就不会投试剂代理商、医药代表,他们即将失业。在没有发生之前,他们肯定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的,没有一个人愿意主动进行改革。

我们就告诉他们,早晚有一天会出事的,到那个时候结果就一个,被淘汰。他们之前赚过钱,这个行业即将不行了,大部分人肯定还会在这个圈子里,有察觉的一部分人就跳出来,做LP,这类人是我们募资的典型对象。

医疗行业是监管严格,一个政策就能震荡整个行业,所以需要对政策非常敏感,身处其中,要时时刻刻观望风向标及政策导向。每天我们会去CFDA和卫计委的网站,医疗口就是这两大监管部门,所以,要实时去观测,搜集信息。魏泽西事件之前,我们否掉了一个案子,这个项目就是做肿瘤免疫的,在2014年的时候我们非常看好它,但我们通过信息,准确判断出这个事件即将来临。

毛利率高,可以保证企业能先活下来

医疗器械我们会看生物:比如体外诊断试剂。我们的投资逻辑就是我先投高速公路,然后玛莎拉蒂、奔驰都在我这个平台上跑,谁跑得快,我们非常容易看到。

比如我们投了第三方的检测平台,类似于迪安诊断,它的上游是IVD企业,平时检查我们用体外诊断试剂测试血样、标本,出报告,投了IVD企业等于我牢牢抓住了下游,掌握下游产业链,然后顺藤摸瓜再往上投。

我们会看高品质并且需求量大的产品,我们也着重看平均销售量和每年的增长率,毛利率也是我们比较看重的,至少要在40%—50%。

我们投了一家做智能助听器的,毛利率能达到90%,成本非常低的元器件,但16通道的能卖到23800(元)。

我们国家助听器5%是国产的,95%都是外国的。国产替代有很大空间,从大的趋势来说,国家也希望做国产替代,它的需求量很大。

这款产品是针对中青年的,中青年很在乎形象,这款产品是隐藏式的,戴起来你根本看不见,它还可以接打电话,本身就有耳机功能。

我们还投了湃生生物,做口腔耗材的,我们的策略是你一开始至少要有三款产品,如果只有一款产品,我们是非常慎重的。以湃生生物为例,它有三类产品:第一类,耗材。它需要三类医疗器械证,得三五年以后才能有效益;第二类,医美的面膜。医用级的,已经拿到了证件,可以卖产品,有现金流;第三类,给宠物的产品。不需要证件,并且现在这块市场很大,也很容易盈利。

为什么医疗的门槛高,就在这儿,没有证之前是没有收入的,有了证就会有一个井喷式的发展,前期一定要熬住。

毛利率足够高,可以活下去,这种生产型企业,死不了。价值投资就得等到某个时间点才能爆发,但是在这之前,你得先保证活着。

 

作者:周轶洋,恺富资本CEO

本文由 @投资人说(ID:touzirenshuo) 整编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

祝给予赞赏的伙伴,2017年发大财!
4人打赏

评论( 1

写下你的想法
  1. 十五以上年连续创业者,注册经营过2家公司,从0到1.持续盈利

    1、许多行业的确如此,管理软件客户也是如此大跃进,上来就说我们要最新技术的产品,财政部都没有最新的政策出台,你要求产品四最新的,恐怕也就是产品技术层面的事,需求有点本末颠倒。
    2、最新的产品稳定性,UI ,新需求,易操性,都在优化,快速迭代中,当然在商言商,愿意出钱,需求匹配可以配合下甲方的前瞻性。

    回复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