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者的窘境

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,2天线下闭门集训+1年在线学习,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。了解详情

维基百科、百度知道、360百科、搜狗问问等由大量分享者组成的平台,让其他更多的人享受到了分享者们提供的福利,分享者们在互联网上扮演着导师、搬运工、码农等多种角色,他们不分性别、年龄、学历,为其他人提供了非常多的福利,“吃自己的堑,让别人长智”,不过,分享的越多,分享者们面临的窘境就越来越多。

想连续“造血”,不过“缺精”呢

经常在微信上流传着“潘停经”、“李停经”等的传说,当用户因为分享者们某次分享的内容而打算长期关注他们,希望能长期受到“庇荫”的时候,分享者们倒是期望能如同其他人所希冀的那样。奈何,分享者们的精力是有限的,长期分享高质量且对用户有效的信息,需要分享者自己能够花费大量精力和时间来操作。

也许分享者们能够短期或不定期的分享内容,但是长期连续性是没有精力的,或是由于工作太过繁忙,或是由于个人的私事,当这些可能出现的“意外”发生时,连续“造血”的伟大梦醒就出现了断层。

等待者们向来都是不好伺候的,他们都等待着分享者们分享的内容,回馈、感恩这些词汇在他们身上是见不到丁点儿的,所以当分享者们一旦“停经”,汲取者们便会迅速离开,继续寻找下一个分享者的内容,丝毫不做停留,我想,大抵,这些人是冷血的。

无止境的索取

欲望在线下会受到各种环境的抑制,但是在互联网上是不同的,用户们对欲望的索取是无止境的,当用户第一次向分享者免费“索取”时,就意味着他们会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开始向分享者们索取,这个在技术流上较为常见,比如SEO、HTML5、软件开发等。

初学者们总会等待着“专家”、“高手”们分享的内容,再从他们身上汲取营养,但是,他们只会免费的向分享者们索取,一旦收费,就意味着分享者们“逼格高”,不愿意分享,让分享者们自己觉得有“拒人于千里之外”的感觉。

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是,当分享者们一旦没有及时或者没有分享给飨食者们内容的时候,分享者们面临的是无止境的谩骂,低俗、粗造不堪的字眼会从这些汲取者的身上冒出来,分享的是价值,收获的是心寒。Zac、卢松松、夫唯等,相信这些经历你们又不少吧。

无力的竞争

分享者之间也会有竞争么?当然会!本就跌跌撞撞的自媒体之间都有争的你死我活的现象,更多的分享者们也会面临这种状况。对所分享内容的价值有着不同的理解,不同的方法,都会让分享者们出现竞争。

维基百科、百度百科上出现的数次分享者之间的内容斗争,就是很好的例证。为何说是无力的竞争呢?举一个例子,明明橘子是黄色的,但是有些分享者却把橘子说成是黑色的,而你还无从对这种内容进行更改,平台放对于内容的是非黑白是无法辩驳的,所以即使分享者自己去抗争,也做不到。

失衡的价值

当分享者的内容是免费的时候,他们很乐意分享,但是当内容一旦被别人利用形成价值的时候,分享者迷惑了,明明东西是“我”的,到头来却是别人在赚钱,这太不公平,分享究竟该不该继续呢?

很纠结的一种状态,明明是自己的价值,到头来却被别人“赚到了大头”,甚至还会被平台方认作是侵权内容。而分享者自己却认为这是开放的,应该给所有互联网用户免费使用,不公平。

当面临这种价值冲击的时候,分享者们很难做出抉择,究竟是一如既往的分享,还是应该掺杂利益,掺杂过多的情绪在里面,不让自己的价值被冲淡,这是一道选择题。

“分离”的群体

很多人去了又回,来了又走,分享者群体之间这种状况倒是很常见。最痛心的一种状况是诸如拉里•桑格尔这种从原有的分享者团体出走,重新创立一个新的与原产品类似的产品。

分享者之间是很容易形成群体的,大家因为有着共同的爱好或者共同的价值观,就走到了一起,但是这些都是暂时的,在互联网上,分享者们的群体更多的是以“分离”的状态存在,没有绝对紧密的联系,但是又能通过社交工具或者其他能让彼此维系在一起,离开是很容易的事。

群体的价值是巨大的,但又是难以维系的,有人想过分享学车的经验,就有人想过通过聚焦的众多分享者们在论坛、贴吧的数量来做广告赚钱,一旦这种情况出现在群体当中,原有的群体,就很容易被直接分割,最终出现分崩离析。

不得不说互联网的内容能够到达YB、BB甚至NB、DB级别,是因为有了众多各种各样分享者的存在,但是分享者面临的窘境却愈见乍现,又有谁会喜欢分享内容,却反过来被人骂呢?亦或是又有谁希望您能够长期免费当别人的劳动力呢?信息是越来越多,但是优质的、有价值的,却越来越弥足珍贵,一是难找,二是优质的分享者数量在减少,这是悲哀。

KK在央视纪录片《互联网时代》里提到:“我并不认为互联网是什么万灵药或乌托邦,互联网会导致更多前所未有的问题,下个世纪互联网还会导致更多新问题。”分享者的窘境,就是当前的问题之一。

 

本文转载自创见

您的赞赏,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。

评论( 0

登录后参与评论
加载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