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ChatGPT,我有很多种感情,但唯独不包括害怕

2 评论 3943 浏览 3 收藏 14 分钟

对于ChatGPT的讨论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了许多,有人对于ChatGPT的态度是害怕的,因为现在的ChatGPT已经具备了完成大量重复性劳动的能力,担心未来客服、技术支持、日常运营之类的“基层白领”岗位也许会被替代。但作者认为,即便人工智能终究发展出了独创性,他也不会害怕,甚至会有点期待。为什么这么说,一起来看看吧。

我试用ChatGPT到现在已经有两天了。当然,因为时间关系,我用的不多,跟朋友圈里的那些“ChatGPT调试大师”(数量可达上百人)不可同日而语。

在我目力所及之处,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了几百个专门的“ChatGPT讨论群”,24小时不间断地分享着各种聊天截图。根据我的观察,与ChatGPT聊天的人主要分为如下三类:

  1. 专业人士,尤其是人工智能、机器学习圈的,也包括泛信息技术圈的。这些人是真正的内行,不过数量很少。作为一个外行,我无法对他们的研究发表任何有价值的意见。
  2. 严肃正视人工智能的人,他们普遍意识到了人工智能取得的巨大进步,认为“技术奇点”的到来已经指日可待。具体到人工智能对人类的意义,他们又可以分为乐观派、中立派、悲观派,毋庸赘述。
  3. 挑刺党,热衷于向ChatGPT投喂它不熟悉、暂时无法正确回答的问题,然后洋洋自得地把聊天记录贴出来,以此证明“人工智能不过如此”。其实,挑刺党也分两种,第一种是真的鄙视人工智能的,第二种是心虚的。到底哪一种占多数?我真的不知道。

“挑刺党”的工作,虽然很无聊,但绝不是毫无意义。因为ChatGPT是基于机器学习原理开发出来的,它的聪明程度取决于得到了多少外部信息投喂。例如,前几天有人问它“怎么看《原神》”,它竟然回答“《原神》是腾讯开发的”,这就是对相关信息接触太少的结果;现在再去问它相同的问题,答案恐怕就不一样了。

站在帮助人工智能成长的角度看,“挑刺党”越多越好,每一个刁难性的偏题怪题,都可以帮助ChatGPT在“知识内卷”的道路上飞速前进。很惭愧,我本人使用ChatGPT的时间很短,没有对它的知识积累发挥什么作用。

毫无疑问,现在的ChatGPT已经具备了完成大量重复性劳动的能力。大厂员工让ChatGPD帮忙写日报、周报,决不仅仅是一个段子,因为在我的微信好友里已经有这么做的了,还得到了不错的反馈。在大型组织干过活的人都知道,每天的工作有90%以上是重复性的、不需要创造力的;甚至有90%以上的岗位,在设立的时候就排除了创造性因素。这些重复性的工作,今后都可以交给人工智能。

请注意,上面说的“重复性工作”,不仅包括客服、技术支持、日常运营之类的“基层白领”岗位,也包括很多看似高大上的岗位。以互联网公司为例,大量的产品岗、商分岗,乃至一部分技术开发岗,干的其实都是抄来抄去、修修补补的活儿;又以券商研究所为例,很多岗位的主要工作就是写周报、写月报、查数据、回邮件——这些岗位也有可能慢慢消失。当然,消失的速度不会很快,因为人工智能可以做很多事情,唯独不能背锅。

今后可能会出现一个奇怪的发展阶段:在大型组织里面,人工智能负责干活,人类负责背锅。至于这个阶段要持续多久,不得而知。等到人工智能更进一步了,基本不再产生需要背锅的错误了,这个阶段可能就会结束吧。

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

我觉得,有两种最可能的答案,取决于“人工智能是否具备独创性”。

所谓独创性,就是极少数人类灵光一闪的体现——牛顿发现万有引力是独创,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是独创,梵高画出《向日葵》是独创,J.K.罗琳写出《哈利·波特》是独创,詹姆斯·卡梅隆导演出《阿凡达》是独创,乔布斯提出iPhone的产品构思是独创,V神发表以太坊白皮书也是独创。

我的粗浅见解是,人工智能目前尚未发展出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类的独创性,但不代表未来也发展不出来。所以,从几十年乃至几百年的视角看,人类的未来分成两条歧路:

假设人工智能永远发展不出独创性,那么人类社会的组织形式将彻底变为“一小撮天才+随处可得的AI应用”。大型商业组织将会消亡,因为不再需要数以千计的员工去完成日常性事务。在顶层有一个或几个天才,在关键岗位上留几个信得过的真人,剩下的工作全部由AI完成,这可能就是未来的“百亿/千亿市值公司”。如果你认为这一幕太荒诞,只需要去现代制造业的工厂看一看:几千平方米的车间,往往只能看到三五个活人(其实一个员工也不需要,还设立活人主要是为了合规)。大机器的普及导致了大批蓝领职业消亡,大AI的普及则将导致大批白领岗位消失。

可能有人又会习惯性地觉得,AI应用将导致“资本”进一步做大、对社会控制力加深。恰恰相反,“资本”的威力恰恰在于大型组织层面,它们的主要职责是围绕着天才企业家建立组织;组织规模越小,所需要的资本就越少。而且,组织规模的缩减也会导致“职业经理人”的退场,甚至导致“管理学”作为一个学科的过时。对于这一点,相信办过企业、从事过具体业务的人都清楚,不用我多说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人类的不平等将会加剧:一小撮具备独创性的天才人物拿走绝大部分经济利益,同时也会掌握绝大部分权力。但是,人类整体的状况只会变好,因为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将大幅提升生产力,导致一切物质财富(乃至精神财富)的极大富足。

这就到了考验分配机制的时候:如果人类能够妥善地分配财富,让“大部分无所事事的人”能够过上体面舒适的生活,那么即便一小撮人掌握了大部分财富,这样的社会也不算太差。只要每个人都能获得帕累托改善,他们就不会真心反对社会变革。

但是,假设人工智能终究发展出了独创性,导致就连那“一小撮天才”都没有用武之地了,那又如何呢?在我的朋友当中,哪怕是最乐观、最积极鼓吹人工智能的人,对这个场景也有些不寒而栗。在这条道路上,人类将完全失去存在的意义,沦为人工智能“供养”乃至“豢养”的过气生物。按照宽泛的标准,人类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灭亡了。

不过,坦白说,即便这种场景真的实现,我也不会害怕,甚至会有点期待。

如果你读过《银河英雄传说》,应该对银河帝国黄金树王朝(高登巴姆王朝)倒数第二代皇帝弗里德里希四世的一段台词记忆犹新。当国务尚书劝谏皇帝,不要给莱因哈特将军太多权力、不要让这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威胁到社稷时,皇帝哈哈大笑,用低沉的嗓音说:

“并不是从人类诞生之日起就有黄金树王朝的。凡事有开始就有结束。在适当的时候结束,不也是很好的事情吗?”

在看完全书之后,我们会发现:弗里德里希四世一直就知道莱因哈特的才华和野心,也一直在放任他的才华和野心——因为只有这股力量,才能彻底激活死气沉沉的银河帝国,才能涤荡黄金树王朝四百八十年统治当中积累的污泥浊水。事实证明,莱因哈特没有辜负他的希望,在短短两年的治世之中就完成了过去十几代君主无法做到的事情。

简而言之:如果黄金树王朝的贵族还有统治的能力,区区一个莱因哈特又能奈他们何?如果黄金树王朝的贵族甚至已经不具备统治的能力,为什么不干脆把一切交给莱因哈特?至于莱因哈特即位之后英年早逝,仍然无法跳出历史周期律,未能给后世留下一条更加可持续的道路,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自从3-5万年前,现代智人走出非洲以来,地球的面貌被彻底改变了。从来没有一种生物能够如此大规模地改造自然环境、探究自然规律、发展自身的组织和文化,上天入地,无所不为。按照莎士比亚的话说:

“人类是多么了不起的杰作!多么高贵理性的!多么伟大的力量!多么优美的仪表,多么文雅的举动!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,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!宇宙的精华,万物的灵长!”

在自然史上,所有统治地球的生物皆是因为自然选择而退出历史舞台。如果人类竟然可以亲手创造出自己的替代者,那就是有史以来最光荣体面的退场。我相信,能够具备人类的独创性从而彻底取代人类的人工智能,肯定会比一般的人类还要文明——历史已经一再证明,只有文明的人、文明的民族、文明的社会,才具备较高的独创性。蒙昧、野蛮、狭隘之人是创造不出什么东西的。如果人工智能真的要取代人类,它就必须变得更加文明。

总而言之,摆在人类面前的无非是两条路:

要么,由人工智能取代大部分重复性劳动,却唯独取代不了独创性工作。这就证明了人类的伟大之处,哪怕最精妙的信息技术也无法复刻。虽然人类社会将产生新的分配问题,但是人类的智慧(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)总能解决这些问题。

要么,人工智能竟然做到了人类所能做的一切,那么人类就亲手创造了自己的替代者。这仍然是非常光荣体面的,因为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事物,以正确的方式退场是一种美德。何况,在高度文明的人工智能之下,未来人类的日子或许比今天还要好很多,仅仅是离开了舞台中心而已。

有什么可害怕的呢?可以激动,可以困惑,可以担忧,但唯独不要害怕。该来的总会来,一切阻止历史车轮前进的行为,都将被证明是失败的。

作者:裴培(互联网怪盗团团长)

微信公众号:互联网怪盗团(ID:TMTphantom),互联网行业观察者及研究者。

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@互联网怪盗团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
题图来自Unsplash,基于CC0协议。

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更多精彩内容,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
评论
评论请登录
  1. 这怕就是个爬虫

    回复
  2. 团长的小结才是关键:
    总而言之,摆在人类面前的无非是两条路:

    要么,由人工智能取代大部分重复性劳动,却唯独取代不了独创性工作。这就证明了人类的伟大之处,哪怕最精妙的信息技术也无法复刻。虽然人类社会将产生新的分配问题,但是人类的智慧(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)总能解决这些问题。

    要么,人工智能竟然做到了人类所能做的一切,那么人类就亲手创造了自己的替代者。这仍然是非常光荣体面的,因为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事物,以正确的方式退场是一种美德。何况,在高度文明的人工智能之下,未来人类的日子或许比今天还要好很多,仅仅是离开了舞台中心而已。

    有什么可害怕的呢?可以激动,可以困惑,可以担忧,但唯独不要害怕。该来的总会来,一切阻止历史车轮前进的行为,都将被证明是失败的。

    来自广东 回复